新聞動態

行業動態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農業現代化遇到哪些挑戰?
發布時間:2017-11-23

十八大繼續把解決好三農問題確立爲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明確提出要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道路,推動城鄉發展一體化,加快發展現代農業。

5月11日,由中歐國際工商學院主辦的第二屆中國國際農商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辦,來自政界、學界、商界的多位農業界人士對中國的農業現代化提出了建議和意見。

全國工商聯農業産業商會會長陳澤民稱,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的各個行業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農業發展相對滯後,農業體制的改革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因此要求我國農業産業的格局和發展方式,都要及時地進行調整。

農業汙染、食品安全、農業生産過剩等問題已經成爲我國實現中國農業現代化的重要因素,如何解決這一問題,顯得至關重要。

 

 

農業汙染遠大于工業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國內著名農村問題專家溫鐵軍稱,從2010年國務院公布的面源汙染普查報告來看,農業已經超越了工業和城市生活的汙染,成爲中國面源汙染第一大來源,“也就是說農業造成的汙染遠大于工業、遠大于城市。”

在溫鐵軍看來,目前業界在討論農業現代化的時候,似乎有意無意地忽略了農業是我國第一大面源汙染這個事實。“至今沒有見到有多少討論,無論是國內國外的研討會把這兩者做一點結合分析。”

其實在三四十年之前,中國還是一個農業創造正外部性的行業,也就是說農業是有利于資源環境保護的,因此這叫正外部性,盡管農業自身沒有收益。與此同時,那時候幾乎聽不到有今天這樣的各種各樣的食品不安全事件或者說叫食品質量事件。

“過去盡管農業可能有所謂不現代化的問題,但它和資源環境之間的結合是正向的,也就是說它不創造負外部性。現在當然我們把它叫做創造雙重負外部性,一重是嚴重地造成了資源環境的破壞,特別是汙染,江河湖海水資源的汙染,土壤的重金屬汙染以及大氣的汙染,應該說面源汙染貢獻最大的是農業,這是第一重負外部性。第二重是嚴重的食品不安全。”溫鐵軍說。

对于如何解决食品不安全的问题,南京农业大学农业产业链管理研究和发展中心主任王凯称,建立健全农产品的質量安全保障机制非常重要。“我们的农产品过去只强调从源头,比如说从田头到餐桌的这么一个链条过程就可以了,但是在这个产业链的管理模式当中,忽略了反向追溯。而在欧洲,所销售的农产品都有条形码、都有识别的机制,能够方便查到农产品是从哪一个地方出来的。”

因此我们的农产品产业链管理模式与农产品質量安全保障机制需要结合起来,应该有正向的一个结合,还应该有一个反向的结合,就是要把这个反向的机制建立起来,顺着这个产业链的末端进行后推,只有这个制度建立起来以后,才能够保障我们的农产品質量安全。

 

 

農業生産過剩的隱憂

 

溫鐵軍稱,在我們強調農業現代化目標時,必須考慮如何避免農業生産的過剩問題,不能一味地追求産業化,要發展適合中國農業的小規模農業,而非一味大規模産業化。

目前從全球來看,金融資本過剩的局面已然形成,由此帶來的熱錢湧入農業,已經給我國的農業帶來了許多負面後果。

他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全世界如果按人均健康所需要的卡路裏來計算,農業的産出量過剩30%以上。目前世界上80%的蔬菜大棚集中在中國,全球67%的蔬菜由中國生産,大量的過剩産品被浪費掉。以生豬爲例,世界上約50%的生豬在中國,而我們只有占世界19%的人口。另外中國生産了世界50%的蘋果、40%的柑橘。

溫鐵軍指出,其實國際上早有研究機構指出農業也存在生産過剩,只是很多人不願意接受。

在農業産業化過程中如何保護環境,溫鐵軍認爲必須考慮各個地方的自然資源禀賦。“我們以北京地區爲例,如果在北京郊區這種地下水嚴重超采的地方,大面積建設大棚,假如說把設施農業放在華北大平原上,其結果就是更進一步嚴重超采地下水,然後地表沙化和鹽堿化,這是嚴重地破壞資源環境的做法,很可惜在農業領域中,仍然有許多地方在不顧資源環境條件的約束繼續這麽幹,包括大城市郊區,這是嚴重的不可持續的。”

在一位農業界人士看來,一般大規模農業産業只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的那種特殊地域裏會出現,而在全世界大部分地區根本不具備這種大規模種植的條件。包括歐洲其實也基本上算是小農場農業。

“歐洲是小農場,因爲沒法跟大農場競爭,所以歐洲歐盟財政的40%是補貼給農業的。平均每個歐盟農場一年要得到1.8萬到2萬美元左右的補貼,這就是客觀事實。並且還制定一系列的壁壘,包括貿易壁壘、技術壁壘甚至社會壁壘。”目前,亞洲農業普遍是小農農業,對這種形態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各種各樣的和農村經濟相關的産業,都包裝進綜合性農協,農民才能在其他的産業領域中獲取收益達到社會平均收入,農民才願意維持農業,否則他們沒有從事農業生産的積極性。中國的農業現代化也將很難實現。

 

 

農業品牌建設任務緊迫

 

農業品牌建設同樣是中國農業實現現代化的重要途徑。

國家十二五規劃和今年的中央1號文件推出了推動自主品牌建設,提升品牌價值和效應,加快發展擁有國際知名品牌和核心競爭力的大型企業,及支持農業産業化龍頭企業培育品牌的要求。因此說加快推進農業品牌建設,已經成爲我國發展現代農業的一項緊迫任務。

農業部副部長朱保成認爲,農業品牌化是農業現代化的一個重要標志。目前農業生産經營收入在農民收入的比重接近50%,農産品價格仍然是農民最關心的因素,農産品能否實現順暢銷售,能否賣個好價錢直接關系到農民收入能否穩定增長。

近年來區域性、季節性、結構性鮮活農産品滯銷賣難時有發生,其中帶有規律性的現象是相對于有品牌的産品來講,沒有品牌的産品容易滯銷賣難。深入推進農業品牌建設是拓展農産品市場,形成優質優價機制,促進農業增效和農民增收的必然需求,有利于縮小城鄉差別,統籌城鄉發展。

在朱保成看來,我國是農業大國,不少農産品産量位居全球第一,但我國還不是農業強國,最突出的就是缺少一批像荷蘭花卉、津巴布韋煙草,等在國際市場上具有強大競爭力的農業品牌。

但在推進農業品牌建設過程中,必須處理好一些關系,比如:品牌與貼牌的關系。貼牌生産多見于工業,而且在一些世界級品牌産品的生産上,已經占到相當比例,隨著人們消費升級和品牌意識的增強,我國農産品市場領域的一些冒牌産品不斷受到圍追堵截,而農業企業的授權貼牌生産則正在快速地發展,有些企業生産的農産品在市場上以其他企業授權的品牌進行銷售,雖然不能從品牌價值鏈中分享足額的利潤,但對于企業自身提高生産水平和産品品質,對于當地農民出售農産品,顯然具有積極意義。


上一篇:已經沒有了
下一篇:我國經濟增速或將穩定在7%附近